海南发展生物质能源可先行探索

2007-03-27 中油网
浏览

      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在第十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五次会议上做政府工作报告时指出,我国要“积极发展可再生能源,有序发展替代能源”。海南省生物质资源丰富,具有得天独厚的优势,可以率先在我国探索发展生物能源产业。但是,目前大规模发展的条件尚不具备。  

  海南发展生物质能源产业具备良好的外部环境。首先,我国研发生物质能源技术不断取得新突破,生产成本日益降低;其次,国际油价的持续飙升,使生物质能源替代化石能源成为可能;国家《生物燃料乙醇及车用乙醇汽油“十一五”发展专项规划》中,重点支持用木薯、甜高粱、秸秆等非粮原料生产燃料乙醇,这都为海南发展以燃料乙醇为代表的生物质能源产业提供了前所未有的机遇。海南省领导高度重视发展生物质能源产业,我国三大能源巨头中石油、中海油、中石化以及发展改革委、财政部等部门也都十分重视和看好在海南发展生物质能源产业。



  海南发展生物质能源的三大优势

  一、资源优势

  自然条件优越。海南地处热带,适合木薯、甘蔗、甜高粱、油棕、麻风树等能源植物的生长;全省土地总面积344.2万公顷,占全国热带土地面积的42.5%,可用于农、林、牧、渔的土地人均约0.48公顷;不少作物年可收获2至3次,还可以实现能源作物的轮作、间作和套种。

  土地后备资源较丰富,开发潜力较大。目前海南岛已开发利用土地315.2万公顷,未被开发利用的土地约26万公顷,其中可用于大农业开发利用的约占90%。待开发利用的荒地大都集中连片,宜于开垦和机耕。

  农林废弃物资源丰富。海南省每年甘蔗产量超过500万吨,产生55-60万吨甘蔗渣,是生产糠醛、木糖醇的质优价廉原料,还有约20万吨糖蜜,可生产5万吨乙醇;香蕉种植面积80万亩,香蕉秆也是生产糠醛、木糖醇的廉价原料;每年有5-10万亩橡胶更新林,以及台风摧毁的橡胶林及其他树木的枝杈,均是生产颗粒燃料的主要原料,可替代煤作为生物质能源工业的锅炉燃料。独特的、不可替代的自然生态环境,已成为海南发展生物质能源最大的特色和优势。



  二、地域优势

  区位优势明显。海南毗邻东盟,随着中国-东盟自由贸易区的快速推进,东盟诸国尤其是越南、老挝和柬埔寨可以为海南提供充足的、成本较低的能源植物。同时,海南所生产的生物燃料产品,可以销往我国“珠三角”地区,为“9+2”经济合作发挥自身功能。据了解,广东省每年需求的燃料乙醇达80万吨,而生产燃料乙醇的原料资源匮乏,这为海南的燃料乙醇产品提供了巨大市场。

  市场优势独特。海南岛作为一个相对独立的地理单元,具有独自推行生物燃料的市场优势,可以在全国率先使用高比例生物燃料和可降解塑料。据测算,如按全岛目前39万吨汽油消耗量,未来排废标准达到E20,乙醇需求量仅为8万吨,海南完成具备此生产能力。



  三、技术优势

  在发展生物能源产业方面,海南省拥有明显的技术优势。中国科学院和中国工程院都非常关注海南的发展,海南省与清华大学等国内著名高校和科研院所常年保持合作关系,并结合省内的热作两院和海南大学,就海南发展生物能源所涉及到的生物质原料生产、加工转化、产品应用等技术开展了多年研究工作,使海南的生物质能源产业发展有了雄厚的技术支持。基于这三大优势,海南生物质能源完全可以先行探索。



  海南发展生物质能源的设想和目标

  海南省工业经济与信息产业局重工处处长符传智介绍,海南发展生物质能源产业,至少应实现的目标有:

  ――建设生物质原料示范基地和国家能源植物育种基地。海南的生物质能源产业以木薯、番薯、甜高粱等农作物为原料生产能源和化工产品,因此将配套建设100万亩木薯种植基地、20万亩甜高粱种植基地和50万亩油棕和麻风树种植基地;并将用10万亩土地专门培育优良能源植物品种,建成国家能源植物育种基地。

  ――依托大型企业,打造新的产业格局。通过公平竞争,择优选择投资业主,主要依托中石油、中石化以及海南农垦等大型企业。形成以海南农垦为核心的生物质原料基地,以中石油生产燃料乙醇和生物质化工产品、中海油生产生物柴油、椰岛集团生产燃料乙醇、安徽丰原生化生产聚乳酸,中石化负责燃料乙醇和生物柴油销售并参股的产业格局。

          ――形成产业链条。在“十一五”期间,可以形成年产值94.8亿元的规模产业,并打造出一个能源植物育种基地、种植基地、生物质能源与化工基地、养殖基地循环产业链,为海南创造1.5万个就业机会,并且带动种植业、养殖业以及汽车工业的发展。  

  ――率先在全省范围内使用生物质能源。在全省范围内使用燃料乙醇、生物柴油等生物质能源,制订高掺比乙醇汽油标准(E25和E85)、生物柴油标准(B5、B10和B20)和车用沼气标准,先期推广E25%乙醇汽油,再逐渐提高比例到85%,率先在国内使用高掺比生物燃料。

  ――通过生物质原料基地建设改善海南生态。用生物燃料替代全省每年消耗的135万吨原油、70万吨煤炭,相应减排500万吨二氧化碳。配合使用液体生物质燃料,在海口、三亚以及其他城市实行欧4标准,然后再推广到全省。通过推广使用生物质能源,减少二氧化碳净排放和颗粒物。在国内率先推广使用可生物降解塑料,在海南省消除“白色污染”。

  ――改善三农优先。在产业发展过程中始终把改善“三农”放在首位。让农民参与到生物质原料基地建设中去,每年实现农民增收10亿元。同时,减少农民对薪柴的消耗,推广沼气、生物质颗粒燃料改善农民能源消耗方式。



  海南发展生物能源三大不利因素值得注意

  一、用地矛盾问题。海南以丘陵为主,山多林多,可用土地资源相对有限;且土地性质多样化,既有国有和集体土地,也有私人等租赁土地;土地上种植的农作物也具有多样性。土地权属人根据自己的利益,对种植农作物的选择具有随意性,能源作物土地资源有限。

  要充分利用土地资源,必需提高土地资源利用效率:一是可采用轮作、间作、套种方式提高土地利用率;二是使用优良品种,提高能源作物产量;三是海南仍有26万公顷未被开发利用土地,通过产业拉动可在这些土地上种植耐贫瘠的木薯、甜高粱等能源作物;四是可利用东南亚土地资源作为生物质原料后备基地。

  二、种植木薯可能引起的水土流失和地力减弱问题。原国家扶贫办主任吕飞杰介绍,木薯是能源作物中性价比最高的,适合在生产力相对较弱的地区种植,但开垦荒地种植木薯,会存在一些水土流失现象。而海南这些地区主要集中在中部山区,是我国重要生态保护区和海南水源地,不适合大规模种植木薯。对此专家建议,可通过种植香根草防止水土流失,或采取等高种植取哇、绿犁和间作套种其他作物等科学方法予以防止。

  三、生物质能源与其他工业对原料的需求平衡问题。海南发展生物质能源产业会影响到现存的23家制糖厂和16家淀粉厂的原料供应,必然引发利益冲突。要解决这一问题,可以在双方自愿前提下,让能源大企业进驻海南进行兼并重组。

  基于以上三大问题,目前在海南大规模发展生物质能源的条件尚不具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