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口粮,还是要燃料——生物燃料与贫困人口的粮食大战即将来临

2007-04-14 科技日报
浏览

      ●玉米变成了生物燃料工厂和食用者(包括家畜)的重点争夺对象,标志着全球农业和经济正在发生巨大变化。  



        ●2005年,全美生产酒精汽油耗用的玉米占总产量的12%,2006年增加到20%,专家预计,到2008年这一比例将超过50%。  



        ●美国地球政策研究所所长、未来学家莱斯特·布朗先生警告说,全球8亿机动车主和20亿贫困人口之间对粮食的竞争时代即将到来。  



        ●解决问题的关键就在于,寻找对环境更加友好、效率更高的生物燃料原材料。  



        戈雷格·鲍尔博姆是美国明尼苏达州的一名农场主,他饲养的3.7万头生猪每天要消耗大量的玉米饲料。2006年夏天以来,玉米售价大幅度上涨,从每蒲式耳(相当于8加仑)2美元上涨到4美元,使得像他这样的农场主叫苦不迭。  



        是玉米的供应急剧减少了吗?不!相反,2006年美国玉米产量是历史上第三个收成最好的年份,总产量达105亿蒲式耳。那么,究竟是什么原因造成玉米价格的大幅攀升呢?原来是酒精燃料(生物燃料的主要形式之一)的生产规模迅速扩大,对玉米的需求量也随之大增。  



        有关专家认为,生物燃料热潮将使全球农业发生一系列巨大变化,玉米价格上涨是一种不可逆转的趋势,并且仅仅是巨变的开端。  



        生物燃料开发热潮席卷全球  



        玉米是生产酒精燃料的主要原材料,近年来美国在这方面的消耗量不断增加。2005年,用于生产酒精汽油的玉米占全美产量的12%%。2006年,112个酒精燃料工厂共生产了50亿加仑酒精燃料,消耗的玉米数量占全国总产量的20%。目前,全美有大批酒精燃料工厂即将投产或正处于建设之中,预计到2008年,生产酒精燃料所消耗的玉米数量将会超过全国总产量的50%。  



        玉米成为生物燃料工厂和食用者(包括家畜)的重点争夺对象是一个极其重要的标志,它标志着全球农业和经济正在发生巨大的变化。  



        自从人类祖先学会如何种植农作物以来,玉米就一直被作为人类食物和家畜饲料。但当今世界石油价格日益攀升,人类的生活成本不断增加,而确保石油供应的代价也不断增加,全球对温室气体排放的限制也日益严格。因而,作为一种解决方案,全球日益重视生物燃料,而农业则成为能源最为主要的“绿色希望”。  



        美国杜邦公司也正在积极利用植物来生产燃料和化工产品。公司副董事长、生物技术部门负责人约翰·皮尔斯说:“经济发展、国家安全和限制温室气体排放量等因素,共同推动了生物燃料的开发热潮。”  



        在大力发展生物燃料方面,美国朝野有着广泛的共识。2007年1月23日,布什总统在《国情咨文》中要求,在未来10年内,每年应生产350亿加仑可再生燃料,占全美机动车辆每年消耗燃料数量的15%。美国会也正在考虑制定措施,要求到2030年,可再生燃料的年产能力达到600亿加仑。  



        随着对生物燃料需求的不断增加,世界其他国家也十分重视开发绿色燃料,全球正在掀起一股生物燃料开发热潮。欧洲计划到2010年,植物燃料在柴油机使用燃料中的比例要达到5.75%;日本与其他国家签订合同,购买生物燃料以降低其温室气体的排放量。2006年秋天,新加坡砍伐了一些森林以获得更多的土地来种植棕榈油树。马来西亚和印度尼西亚正在建造的生物柴油工厂有90座,主要利用棕榈树为原料生产生物燃料。印度尼西亚总统苏西洛指出,生物燃料是“经济增长的主要发动机”。  



        美农业部首席经济学家凯斯·考利恩斯认为,如果生物能源的增长势头一直保持下去,澳大利亚、巴西以及中美洲各国的蔗糖和其他农作物将具有强劲的增长势头。他说:“这将开始改变全球农业的面貌。”  



        打造未来农业新面貌  



        专家认为,生物燃料开发热潮的兴起,将给农业经济带来令人振奋的巨变。美国可再生燃料协会主席鲍伯·达尼恩说:“人们对每蒲式耳2美元的玉米价格已经习以为常,但这样的价格以后将难以再现。”  



        全球市场上玉米的价格上涨,引起了一系列连锁反应:带动了玉米制品(如玉米粉圆饼)、大豆和其他农产品价格的相应提高;肉类、家禽类甚至软饮料的价格也将随之逐步提高。据统计,全美养鸡业的饲养成本每年增加15亿美元。高级经济学解决方案顾问委员会主席威廉姆·拉普说:“这些增加的成本最终将会转嫁给消费者,人们的食品消费支出将会明显增加。”  



        拉普认为,目前是食品价格在历史上最为低廉的时期。他说:“与20世纪70年代相比,目前人们的食品消费支出占其可支配收入的比例很小。因而,上述情况很容易引起食品价格的增加。”  



        一些专家认为,食品价格的上涨将有利于美国经济的健康运行。明尼阿波利斯地方自力更生研究所副所长戴维·莫瑞斯指出,如果玉米价格上涨1倍,玉米糖浆的价格也将随之增加,苏打水价格每瓶将会增加6美分,其消费量将随之减少。他说:“如果减少蔗糖的进口量,就可以多生产20亿加仑的酒精燃料,并且有助于克服困扰国人的肥胖症问题。”  



        农产品价格上涨,将不可避免地引起其他产品价格的上涨,人们的日常生活费用也随之增加。种植玉米的农场主将迎来一个前所未有的繁荣期间,联邦政府也会因农产品补贴的减少而大大地松一口气。据统计,2006年,政府提供的农产品补贴为88亿美元。玉米价格上涨后,2007年农产品补贴有望下降到21亿美元。考利恩斯对此解释说:“政府将会取消因价格因素而产生的所有支出。”  



        农民收入的增加,将使农业经济步入健康发展之路,也将为全美甚至全球提供更多的就业机会。莫瑞斯认为,生物燃料可以成为第三世界国家的“恩人”,它有助于农民更好地从事农业生产,而不需要政府的巨额补贴。此外,随着一些国家生物燃料产量的不断增加,从OPEC进口的原油和其他石油产品将大大降低,对其依赖程度也将降低,因而能够进一步促进全球力量的平衡。  



        总之,乐观人士认为,随着农田面积的增加,农产品产量的提高,新型农作物品种的不断问世以及新技术的采用,全球将平稳地过渡到生物燃料时代。考利恩斯说:“请千万不要低估美国和全球农业应对较高农产品价格的能力。”  



        事实上,美国农场主已在今年春节多种植100万英亩的玉米,一些人甚至开始担心专家们是否高估了实际需求,市场是否需要如此大量的玉米。美国农业部在3月份进行的一项调查结果显示,今年美国玉米种植面积估计将高达9045.4万英亩(1英亩约合0.4公顷),创下1944年以来的新高。据专家估计,在正常情况下,美国今年的玉米产量有望达到125亿蒲式耳,比2004年的历史最高产量还要超出7亿蒲式耳。  



        伊利诺斯州有位农场主曾种植了大量大豆,现在他正将自己的大部分农田改种玉米。他说:“正如一个古老的谚语所说,农民能够看到供应链条上的漏洞,也有能力在这个链条上铺设管道。”  



        反对声音不容忽视  



        一些环保组织和反对人士则对人们绿色燃料开发热潮提出了强烈质疑。  



        增加生物燃料的产量,势必要占用更多的土地。即使是最乐观的估计,如果以生物燃料取代汽油,全美每年将为此种植5000万英亩以上的农作物(包括一些新品种),有人认为这一数字会更高。  



        而要实现布什提出的目标,全美每年要额外种植8000万英亩的玉米,因此仅使用玉米是不够的。全美的农田面积为4.3亿英亩,如果要用生物燃料取代所有的汽油燃料,所需要的农田面积至少是4.3亿英亩的两倍以上。不久前爱荷华州一位农场主约翰·塞雷尔斯在参议院农业委员会作证时指出,生物能源需要农作物,食品、家畜饲料和其他用途的需求也应该得到满足,两大类用途之间将产生激烈的竞争。生物能源所带来的这种变化,将成为美国农业发展的主要驱动力。  



        美国地球政策研究所所长、未来学家莱斯特·布朗先生强烈反对这样的做法。他警告说,全球8亿机动车主和20亿贫困人口之间的对粮食的激烈竞争即将到来,并预测更高的食品价格将导致饥荒和城市的暴乱。他说:“我并不认为全球对此已经做好了充分准备。”  



        美国陶氏化学公司对农作物产品需求量的不断增长也表示担忧,该公司利用大豆生产家具的泡沫和汽车坐垫。副董事长兼首席技术官威廉姆·板豪茨尔说:“全球能够生产生物能源原材料的基地有限。”随着化工产品产业、燃料产业和食品产业围绕有限农作物所展开竞争的加剧,“其前景并非十分美好。”  



        印度尼西亚环保组织———“地球之友”,指责印尼和马来西亚扩大油棕树种植面积的做法对本国及周边国家的环境造成了严重破坏。马来西亚和巴西砍伐大量具有生态价值的森林,用以种植棕榈油树和甘蔗。马来西亚环保组织“地球之友”估计,从1985年到2000年,马来西亚所森林砍伐,有85%是为了种植油棕;而在印尼,油棕的种植面积在过去8年里增加了118%。该组织的主席S·M·Idris抱怨道:“为什么要毁坏现有的森林,腾出土地种植其他植物,以生产那些所谓的对环保有利的清洁燃料呢?”他指责说:“发生这种情况,人类正在失去理性。”  



        期待更多技术创新  



        利用玉米生产酒精燃料只是人类生产生物燃料的第一步,因为用玉米作原料生产燃料的效率并不高,每生产10加仑酒精燃料所消耗的能源,相当于生产7加仑汽油所消耗的能量。因此,解决问题的关键在于寻找对环境更友好、效率更高的原材料,例如农业废弃物、树木或新型农作物等。  



        佐治亚理工学院的罗格·韦伯认为,利用美国南部盛产的松树每年可以生产10亿加仑的酒精燃料,并能使日趋衰势的农村地区获得新生。斯坦福大学生物学家查尔斯·索姆尔维利估计,目前全球农作物种植面积占地球表面积的13%%。如果选择恰当的植物品种,仅在地球表面3.5%的地方种植,就能够满足人类全部的能源需求。  



        科学家认为,终年生长的无芒雀麦是一种最好的候选植物。它的根部入土很深,可以存储从空气中捕获的碳,改善土壤质量,并且需要的水分也很少。一些公司目前正在尝试培养产量更高的品种。风险投资家韦奴德·寇斯拉估计,到2030年,只需要种植490万英亩的无芒雀麦,每年就可以生产1390亿加仑的酒精燃料。他乐观地展望:“届时农民将更加富足,世界将不会像今天这样高度依赖中东地区的石油,其危险程度也大大降低,人类在温室气体减排方面也将取得巨大的进展。”  



        当然,生物燃料的未来前景存在很多变数。现在,人们可以将无芒雀麦中的纤维素生产成为酒精燃料,但如果采用大规模生产的方式,这种技术方法也许难以奏效,很多未曾预料的后果也将会出现。此外,如果石油价格大幅度降低,人类在开发生物燃料方面的所有努力也将会立即中止。  



        尽管如此,一个崭新的世界将会不可避免地出现。养猪专业户乔·菲利皮说:“未来农业将会发生巨大的变化,我们必须做好各种准备,以应对这种巨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