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货们吃光了中华穿山甲,全球八种穿山甲跟着遭殃

2020-02-16 动物志 百度
浏览

 拯救穿山甲,给它们一个生存的机会,需要社会各界的共同努力。没有买卖就没有伤害,购买等于杀戮,食用就是杀戮的教唆犯,请对穿山甲制品说不!

前段时间,有读者留言希望动物志介绍一下穿山甲的濒危现状。动物志查了查资料,现在世界自然保护联盟(IUCN)在新修订的《世界濒危物种红色名录》中,已将中华穿山甲评定为极度濒危。也就是说,中华穿山甲这种一度在我国南方烂大街的动物终于快被吃光了,离灭绝还差一步之遥了。

中华穿山甲

单型目,一科三属八种

穿山甲因其可爱又奇特的外形深受国人的喜爱,但大家对其生物学知识所知甚少,吃货们对它们的唯一印象大概就是:好吃,吃起来倍有面子!穿山甲其实还有个文绉绉的名字,叫鲮鲤,古人认为它是一种在陆地上爬行的鱼。

我们平常所讲的穿山甲是中华穿山甲,但实际上穿山甲是一个科的总称,该科叫鲮鲤科,或者通俗地直接叫穿山甲科,是鳞甲目的唯一一科,因此鳞甲目是个单型目。该科包括三属八种,有一属四种生活在亚洲,两属四种生活在非洲。菲律宾穿山甲是2005年新确立的一种。

印度穿山甲是中华穿山甲最近的亲戚

我国除最常见的中华穿山甲外,印度穿山甲、马来穿山甲也有边缘分布。中华穿山甲分三亚种:指名亚种(台湾)、海南亚种和华南亚种。

穿山的真相:挖洞觅食白蚁

穿山甲,顾名思义,身上披着鳞甲,能穿山。那么,穿山甲真能穿山吗?

这当然是夸大的说法。所谓穿山,其实是穿山甲在觅食白蚁时,在山坡上挖洞。穿山甲主要栖身于丘陵山地的树林、灌木丛、草莽等地,平时居无定所,随觅食时所挖洞穴而居。在一个洞中休息一两晚就走,若觅得地下大蚁巢,留的时间就长些,待吃完蚁巢才走。

穿山甲洞穴结构简单,分夏洞和冬洞。夏洞浅,24-52厘米。因为夏天炎热,白蚁多,不需要打深洞就能抓到足够的白蚁。

冬洞深,超过60厘米。洞近末端有较宽敞的凹巢,巢内垫着细软的细草,这是穿山甲冬天居住和保暖之所。冬洞是穿山甲的主要居所,它们冬天很少外出,可能有短暂冬眠现象。

白蚁是世界性害虫,危害多种林木,水利堤坝,房屋建筑,我国每年因白蚁危害造成的直接经济损失高达几十亿元。穿山甲主食白蚁,是白蚁的天敌,在自然生态系统中对控制白蚁的种群数量有重要作用,一只体重为 3千克的穿山甲, 一次能食白蚁300-400克,可以保护17公顷的森林不受白蚁危害。

中华穿山甲

人类一点也不感谢穿山甲帮忙防治白蚁,反而利用这个习性捕捉它们。对人类来说,它们太好抓了。它们逃跑速度很慢,御敌招数要么就是蜷缩成一团,用坚硬的鳞甲保护头和柔软的腹部,要么就是钻进洞里躲起来。这两招对付豹、狼还行,人类可以直接把蜷成一团的穿山甲拣起来,把藏进洞里的穿山甲用烟火熏出来。

鳞可入药肉鲜美,传统迷信使穿山甲遭灭顶之灾

穿山甲穴居的习性给它们带来的灾难还不止这些。古人居然根据穿山甲挖洞能力强的特点,脑补出它同样有通乳的功效。根据本草记载,穿山甲浑身是宝,鳞甲和肉均可入药。民间认为其有滋阴、清热解毒之功效,并能主治久病体虚、清疮痒、疗癌肿,少乳或缺乳的产妇食其鳞、肉可刺激乳汁分泌。据说,穿山甲肉味鲜美,营养丰富,富含蛋白质、氨基酸和锌等无机元素。因此,穿山甲成了一道高档野味,深受吃货们的喜爱,愿意为一尝穿山甲肉而出大价钱的吃货大有人在。

传说中的"灵丹妙药":穿山甲鳞片

说穿山甲肉多好吃,我是不信的。野味真那么好吃,古人驯化猪牛羊干什么的?说有些富豪需要吃这个满足猎奇心理和装牛掰,我信。

民间传说有很多偏方,如这个号称治疗大麻风的偏方:将穿山甲架起,用炭火熏灼,使穿山甲口渴,将中药末和生桐油灌入其口内,如不吃再烘烤,直到其把一斤油吃完,再加大火,将穿山甲炙酥,研磨为细末……残忍、野蛮程度让人无言以对。

有道菜叫穿山甲胎儿汤,据说有壮阳之功效,大概有些吃货认为自己很需要这个吧。

我们应弘扬中医药,但对这种以中医为名的文化糟粕必须坚决摒弃,这是在糟蹋中医!就因为一些捕风捉影的记载和一些别有用心的宣传,人畜无害的穿山甲不但遭到了灭顶之灾,还要在临死前受这种非人道的折磨。这显然与现代人与自然和谐发展、建设生态美丽中国的理念背道而驰。

马来穿山甲

讽刺的是,现代研究表明,穿山甲的鳞甲只是角质化的皮肤附属物而已,主要成分为β-角蛋白,和我们人的头发、指甲没有什么区别。穿山甲鳞片中各氨基酸、无机元素的组成也和我们常吃的猪蹄甲没有显著差异。而且,穿山甲生活在野外,鳞片有砷、铅等有毒元素累积,还经常携带寄生虫,食用可能埋下安全隐患。穿山甲的营养成分和猪蹄甲没啥区别,而食用的安全性却远不如猪蹄甲。

古时人迷信尚可理解,医学发达、社会文明的今天,还不能正本清源吗?

什么?你问为啥野味饭店和中药贩子不是那么说的?告诉你真相他们怎么卖钱啊!

穿山甲真的是倒霉,因为"据说对人类有用"遭到了灭种之灾,而这个"据说有用"还是莫须有的。穿山甲不会说话不能申辩,需要我们有志之士帮它们申辩。

穿山甲对食物、生境要求很高,目前人工饲养繁育很不成功,鲜有动物园能展出穿山甲,更少有成功产仔的,更别说规模化养殖了。在这种情况下,正本清源打破穿山甲迷信就显得尤为重要。

中华穿山甲濒临绝种,殃及全球八种同胞

我国曾经是穿山甲资源大国,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全国每年能收购十五六万只穿山甲,福建、广东的捕捉量都达到了每年两万只。到90年代初,这两个穿山甲资源大省的捕捉量下降到每年四五千只,到本世纪初下降到三四百只。现在我国穿山甲的数量较1960年下降了97%以上,原有的穿山甲产区,至少一半以上已极为罕见或绝迹,我国穿山甲资源的利用早已不可持续。

实事求是地说,食用和药用穿山甲非我国一国习俗,东南亚、印度和非洲的原住民也发现了穿山甲好捕捉、肉量大、具食药两用价值的特点,很早便开始取用它们。滥捕、非法贸易和栖息地退化是全球八种穿山甲的共同威胁。

然而,全球没有任何一个国家像我国有如此巨大的穿山甲需求。据统计,我国每年的穿山甲市场需求有20万头之多。巨大的市场需求不仅断送了我国的中华穿山甲,还殃及到全球所有的穿山甲。

动物园里的中华穿山甲

动物志翻阅了IUCN的《世界濒危物种红色名录》,全球8种穿山甲章节在讲主要威胁一段中都出现了"非法国家贸易"、"中国"这样的字眼。1995年前后,中国的中华穿山甲商业性灭绝,之后大量东南亚的同类被走私到中国。据不完全统计,过去一二十年,印度、巴基斯坦的印度穿山甲,柬埔寨、老挝、马来西亚、印度尼西亚的马来穿山甲,都有成千上万只被走私出境,最终目的地多是中国,其次为越南和缅甸。甚至连分布狭小的菲律宾穿山甲也受到了走私的威胁。

生活在中西非的大穿山甲

非洲的四种穿山甲也难以幸免,IUCN红色名录中提到,它们面临的主要威胁是滥捕滥杀和非法贸易,而亚洲市场比非洲大得多,随着亚洲四种穿山甲的濒危,捕捉非洲穿山甲运往亚洲的洲际走私变得越来越普遍。近年非洲一些国家缉获的开往亚洲的走私船上,四种非洲穿山甲都曾被缴获到。

南非穿山甲

这个搞笑了,印度、马来穿山甲和中华穿山甲非同种,非洲的四种甚至连一个属的都不是,居然也能一并当中华穿山甲入药,这不是以豹骨冒充虎骨,这简直是以猫骨冒充虎骨啊!有关部门真应该好好查查这些"假药"。可见,这些货吃穿山甲真的是为了治病和养生吗?大概吃的就是一个牛掰吧,凡是长得像的都行。

在全球吃货们的共同努力下,根据IUCN在2014年的评级,中华穿山甲和马来穿山甲是极危,印度穿山甲和菲律宾穿山甲是濒危,非洲的四种穿山甲是易危,全球已没有不受威胁的穿山甲了。鉴于日益恶化的种群现状和严峻的走私形式。2016年,CITES将全球八种穿山甲全部从附录Ⅱ调整到附录Ⅰ,给予最高级别的保护,意味着严厉管制一切国际贸易,进口和出口穿山甲都要经过许可才行。

滞后的国内保护

我国是CITES签约国,但至今穿山甲还只是国家二级保护动物。

根据我国规定,非原产于中国的动物,CITES附录Ⅰ的按国家一级保护动物进行保护,附录Ⅱ的按二级保护。但原产我国的则按国内的保护级别执行。

生活在中西非的长尾穿山甲

这意味着,极危的中华穿山甲和马来穿山甲虽被列入附录Ⅰ,但由于原产我国且被列为二级保护动物,按二级保护动物进行管理;而数量相对较多的四种产于非洲的穿山甲,由于非原产于我国且列入附录Ⅰ,倒是名正言顺地享受了一级保护动物的待遇。

真是讽刺,一个科的亲戚,中华、马来、印度三种穿山甲更濒危,就沾了有中国户口的光,在自己地盘上的保护级别都比非洲的亲戚们都低一级!

现在,社会各界将穿山甲升为一级保护动物的呼声越来越高。相信很快就能引起有关方面的重视,把穿山甲像长江江豚一样升级为国家一级保护动物。

拯救穿山甲,给它们一个生存的机会,需要社会各界的共同努力。没有买卖就没有伤害,购买等于杀戮,食用就是杀戮的教唆犯,请对穿山甲制品说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