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叶刀》:9名新冠肺炎孕妇的临床特征回顾分析

2020-02-21 绿谷生物 药明康德
浏览

 

 随着新型冠状病毒(SARS-CoV-2)感染疫情的爆发,孕妇产妇的病毒感染防控和母亲会不会直接将病毒传播给胎儿成为一个重要的问题。尤其在近日一则报道中,一名婴儿在出生后36个小时被确诊受到新型冠状病毒感染,更是让新冠病毒的母婴垂直传播风险成为大众关切的焦点之一。今日在《柳叶刀》杂志上,武汉大学中南医院的研究团队发表了对9名感染新冠肺炎(COVID-19 pneumonia)的孕妇的研究。研究数据显示,被新冠病毒感染的怀孕后期妇女没有在子宫内感染胎儿。今天的这篇文章里,药明康德内容团队将与读者分享这项研究的重点内容。

这是一项回顾性研究,对9名在2020年1月20日到1月31日之间入住武汉大学中南医院的9名患有新冠肺炎的孕妇的病例进行了分析。所有9名孕妇的呼吸道样本经过核酸检测都确诊携带新型冠状病毒(SARS-CoV-2)。

患者的基本特征

所有患者在住院前都接触过COVID-19患者。她们的年龄在26-40岁之间,孕期在36周到39周零4天之间。没有患者携带其它基础疾病(例如糖尿病、慢性高血压、或心血管疾病)。一名患者在住院时同时被流感病毒感染。

9名患者中7名出现发烧症状,但是没有患者出现高烧(体温超过39摄氏度)。上呼吸道感染症状在多名患者中出现,包括:4名患者出现咳嗽,3名出现肌肉疼痛,2名报告喉咙疼,2名报告疲惫不适。而且一名患者表现出明显的胃肠道症状,另一名患者出现气短和先兆子痫。

令人庆幸的是,9位患者中没有患者的疾病发展为需要接受机器通气的严重肺炎,没有患者因为新冠肺炎而去世。截至2020年2月4日,在COVID-19感染之后出现的孕期并发症包括婴儿窘迫(2例)和羊膜提前破裂(2例)。

实验室检测表明,5位患者出现淋巴细胞减少(lymphopenia),6位患者的C反应蛋白水平(体现炎症水平的一个指标)上升,3名患者的丙氨酸转氨酶(ALT)和天冬氨酸转氨酶(AST)水平升高,其中一名患者ALT水平达到2093 U/L,AST水平达到1263 U/L。

所有9名患者都接受了CT扫描的检查,其中8名患者的CT图像显示出新冠肺炎的典型特征——肺部出现多处磨玻璃影(ground-glass shadows)。

治疗和出生情况

所有患者都接受氧气支持治疗和经验性抗生素治疗。6名患者接受了抗病毒疗法的治疗。

因为患有新冠肺炎和出现其它症状,所有患者都接受了剖腹产。9名新生儿都存活并且没有观察到新生儿窒息的情况。4名患者出现早产,但是孕期都长于36周。所有婴儿出生后的一分钟阿普伽新生儿评分(1-min Apgar score)在8-9之间,5分钟阿普伽新生儿评分在9-10之间,说明婴儿健康程度良好。(药明康德内容团队注:阿普伽新生儿评分是一种对刚出生新生儿健康状况的快速评估方法,包含外观、脉搏、不快、活动和呼吸五部分,每项得分在0-2分之间,最高总分为10分,分数越高,表明婴儿越健康。)

研究人员从6名患者获取了羊水、脐带血、新生儿咽拭子、和母乳样本。使用美国CDC推荐的试剂盒或自主开发的核酸检测均没有在这些样本中发现SARS-CoV-2的存在。

一些讨论

这项研究的临床数据表明,孕期的新冠肺炎患者的症状与没有怀孕的新冠肺炎成人患者相似。基于对这9名患者的研究,目前没有证据显示在怀孕最后3个月患上新冠肺炎会导致新生儿出现严重不良后果,也没有证据显示这会通过子宫内垂直传播让胎儿被新冠病毒感染。

作者也指出了这项研究的一些局限性:

1. 这项研究是一个回顾性研究,而且患者数目较少,所有患者都在怀孕最后3个月住院。因此研究人员无法确定子宫内垂直传播是否会出现在孕期的头3个月或者中间3个月。

2. 研究人员没有收集阴道粘膜和产道剥落的样本,因此无法判断新冠病毒能否在自然生产时从母体传给新生儿。不过值得指出的是,母乳样本中没有发现SARS-CoV-2。自然生产时子宫的收缩是否会导致病毒上行需要被进一步研究。

3. COVID-19是否会对胎盘造成损伤需要进一步研究,胎盘损伤是导致垂直传播的一个关键性因素。

研究人员同时对日前一名婴儿在出生后36小时确诊被SARS-CoV-2感染的报道提出了看法。在文章的讨论部分,研究人员表示这例婴儿的咽拭子样本在出生后30小时被收集,因此不能提供直接证据支持子宫内感染。而且,羊水、脐带血、或胎盘等组织并没有接受检测来验证新冠病毒的感染是由于子宫内感染。因此,作者表明无法判定这例新冠病毒感染是否是由于子宫内传播导致。不过这一病例表明我们应该加倍小心,防止新冠病毒感染患者传染新生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