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新药研发展望

2012-02-03 admin 中国医药报
浏览

岁末年初,在经历了连续的裁减人员、关闭研发机构之后,全球大型制药公司开始逐步加强内部整合力度,重新回到自己擅长的领域,或者寄希望于新的研发模式以及新的治疗领域。美国商业银行Morgan Joseph TriArtisan高级副总裁和高级生物技术分析师Raghuram Selvaraju说:“我认为,在过去几年的金融危机中,制药行业通过兼并收购已完成行业整合。人们现在已开始把目光集中在药物开发的可行性项目上了。”

 

新药研发还在继续:从竞争日趋激烈的丙型肝炎领域新药频现,到个体化癌症治疗时代的到来;从长效/速效糖尿病药物的开发,到罕见病药物越来越受到重视;从传统的热门领域高脂血症药物的激烈竞争到呼吸系统新型药物的推出,每一个领域都不缺乏孜孜以求的追逐者。

本文将分别对上述领域的药物研发进行预测和展望,以观察新药研发的动向与趋势。

丙型肝炎药物:从蛋白酶到核苷聚合酶

世界卫生组织(WHO)称,全球丙型肝炎病毒(HCV)携带者达1.7亿人,此病导致每年约有35万人死亡。不过,丙型肝炎(HC)新药研发已经进入快车道。2011年,Vertex/强生的蛋白酶抑制剂Incivek(特拉匹韦)相继在美国和欧盟获得批准上市后,在短短9个月内即获得“重磅炸弹”级地位(默沙东公司的Victrelis[波普瑞韦]是2011年获批准的另一种蛋白酶抑制剂)。不过,Incivek的销量并非遥不可及,未来3~4年上市的同类新药有望超越Incivek,其他更被看好的蛋白酶抑制剂,如Medivir公司/强生已进入Ⅲ期临床试验的simeprevir,汤森路透社预测其销量到2016年将会达到13亿美元,不过同样有可能被其他新药超越。

多位分析师称,最有前途的新型口服HC药物是Pharmasset公司(已被吉利德科学公司收购)的核苷聚合酶(NUC)抑制剂PSI-7977。一项涉及40例患者的早期试验对PSI-7977在患者不适用干扰素情况下的疗效进行测试,结果显示其治愈率达到100%。Selvaraju 称:“PSI-7977的丙肝治愈率如此之高,是以往药物所没有过的,相比之下,Incivek与干扰素和利巴韦林联合应用的临床治愈率为60%~70%。”口服HC药物不会有干扰素注射时的流感样副作用和注射部位反应导致患者依从性降低现象,据专业的医疗产业市场调查公司——美国Decision Resources公司报告称,到2015年,口服HC药物市场预计达160亿美元。

另一种核苷聚合酶新药是Inhibitex公司的INX-189。Inhibitex公司在发布INX-189早期阶段的研究结果之后,其股价增长了一倍。还有Achillion Pharmaceuticals公司和Idenix公司也有正在开发中的口服、每日1次的HC药物,不过在未来HC药物市场的竞争中,他们的中期阶段的数据需超越Pharmasset公司的PSI-7977,才能够在这一市场占有一席之地。

罗氏除了从Pharmasset公司许可转让来的小分子口服核苷聚合酶抑制剂mericitabine外,还通过收购Anadys Pharmaceuticals获得了非核苷聚合酶抑制剂setrobuvir,这两种新药分别于2007年和2008年获得美国食品药品管理局(FDA)的快速通道地位。罗氏对非核苷聚合酶抑制剂充满了信心,同时也没有放弃对核苷聚合酶抑制剂的开发。然而,任何口服HC药物治愈率都应达到80%以上,否则将没有人使用——因为上市的Incivek和Victrelis已经达到了这一目标。Wolters Kluwer inThought公司的研究主管Ben Weintraub称:“HC药物市场是一个竞争激烈的领域。雅培、百时美施贵宝、葛兰素史克、默沙东和强生等大型制药公司都有HC新药项目在开发。”

癌症药物:个体化治疗时代来临

辉瑞的Xalkori(克里唑蒂尼)和罗氏/第一三共制药的Zelboraf(威罗菲尼)在2011年获得批准,这两种药物搭配诊断产品,可显著提高癌症的治疗效果。汤森路透社生命科学咨询部顾问Kiran Meekings称:“在这个越来越多的癌症药物因没有明显改善患者整体的结局进而导致治疗失败的时代,癌症靶向治疗药物绝对是‘灵丹妙药’——这些药物靶向作用于特定基因,正在对市场起着革命性的改变(至少对于目标人群较小的患者是这样)。我们不应该再认为癌症是一种或者几种疾病,我们需要把它看作是一组不同的独立群体,其中每一个群体都需要有针对性(靶向)的治疗药物。”

在胰腺癌领域,Clovis Oncology生物制药公司正在对化合物CO-101进行开发。CO-101是治疗转移性胰腺癌的一线药物。罗氏通过其收购的医疗诊断公司Ventana Medical Systems,正在开发CO-101的一种搭配诊断产品。这种生物标记物驱动的临床试验战略可以帮助Clovis Oncology获得成功,而其他公司的项目因缺乏相应的生物标记物验证都遭遇了失败。C0-101是结合脂质的健择(吉西他滨)衍生物。礼来的健择可用于治疗转移性胰腺癌。健择作为单一药物,中位总生存期不足6个月,常与其他化疗药物联合使用。Clovis Oncology公司估计,2/3的胰腺癌患者细胞摄取(健择)有限,主要是由于缺乏平衡型核苷转运蛋白1(hENT1)表达——这一转运蛋白可以促进健择进入细胞。CO-101的搭配诊断产品就是为了确定hENT1表达水平低的患者,该类患者已被证明使用健择治疗效果较差。

长期以来,多因素(即多靶点)异常的癌症是一个难以解决的问题,不过几种癌症新药的疗效可能已不仅仅使癌症患者的无进展生存期增加几个月。在血液学领域,Celgene公司的pomalidomide是一种用于Revlimid (来那度胺)和Velcade (硼替佐米) 治疗发生抵抗的多发性骨髓瘤患者的口服药物,其Ⅱ期临床试验数据将在近期举办的美国血液病学会年会中公布。Onyx公司的carfilzomib也用于治疗复发或难治性、多发性骨髓瘤,已经获得了FDA快速通道地位。

Medivation/安斯泰来的MDV-3100是一种口服的前列腺癌治疗药物。一项名为AFFIRM的试验数据显示,MDV-3100治疗组患者的中位总生存期增加了近5个月,因此该药在2011年11月获得了FDA快速通道地位。一旦获得批准,MDV-3100将会成为强生公司的Zytiga(醋酸阿比特龙)的有力竞争者。

高脂血症药物:超越CETP抑制剂

对于新型降胆固醇药物——胆固醇酯转运蛋白(CETP)抑制剂,我们可能还将要等待数年。CETP抑制剂的确可减少动脉粥样硬化的发生,但同时也会导致心血管事件发生,但分析家们却坚定地认为,此类药物(如默沙东的anacetrapib和罗氏的dalcetrapib)将会取得“重磅炸弹”级地位。虽然首个CETP抑制剂——辉瑞的torcetrapib在2006年遭遇夭折,但有人认为,torcetrapib在试验中发生的由激素引起的高血压相关疾病死亡仅是CETP抑制剂的独立事件。

如今,除了默沙东和罗氏外,礼来正在开发第4个CETP抑制剂evacetrapib。一项小型、短期的Ⅱ期临床试验显示,evacetrapib可升高高密度脂蛋白,并减少低密度脂蛋白。evacetrapib试验除进行单独应用外,还与多种他汀类药物联合使用,而到目前为止,小剂量evacetrapib与默沙东和罗氏的同类药物具有相似的疗效。

同时,爱尔兰的Amarin生物制药公司也拥有领先的治疗高脂血症候选药物AMR-101。去年11月下旬该公司已向FDA提交了这一新药的上市申请。AMR-101是一种处方级的ω-3脂肪酸,用于治疗高甘油三酯症。一项Ⅲ期临床试验结果显示,AMR-101可明显降低甘油三酯水平,且没有显著引起低密度脂蛋白水平升高。在另一项Ⅲ期临床试验中,AMR-101联合一种他汀类药物对两种或两种以上血脂异常患者进行测试,结果表明,与安慰剂组相比,治疗组达到了从基线的甘油三酯水平百分比变化的主要终点。该药正在进行的一项“降低高风险患者人群中第1次重大心血管事件”的终点试验,预计将会对8000例患者测试6年。Kiran Meekings称:“与同类产品相比,AMR-101可用于目前使用他汀类药物患者的治疗,具有巨大的市场潜力。汤姆森路透社非常看好ARM-101,预计其2016年销售额将达到23亿美元。”

Aegerion制药公司的lomitapide是开发中的一个治疗纯合子家族性高胆固醇血症(HoFH)的罕见病药物(又称“孤儿药”),预计将在今年1月份分别向FDA和欧洲药品管理局(EMA)提交新药上市申请,年内有望获得FDA批准。HoFH是一种遗传性疾病,发病率为百万分之一,患者血液中胆固醇极高,往往在30~40岁死于心脏病发作。在现实世界中,医生确定HoFH患者是根据其他替代性生物标记物如胆固醇水平等。业内预计lomitapide将是销量达4.5亿美元的“微型炸弹”。

呼吸系统药物:再进一步

在哮喘和慢性阻塞性肺病(COPD)药物方面,葛兰素史克的Advair(氟替卡松和沙美特罗吸入剂,2011年专利到期)和默沙东的顺尔宁(孟鲁司特钠,2012年专利到期)将相续失去专利保护。然而,葛兰素史克正在进行一项开发计划:让使用Advair的患者开始应用一种新的复合物Relovair。Kiran Meekings称:“由于Advair专利到期,Relovair将是葛兰素史克的又一开发目标,具有巨大的市场潜力。”目前已进入Ⅲ期临床试验阶段的Relovair由吸入糖皮质激素Veramyst(氟替卡松糠)和长效β受体激动剂(LABA)vilanterol trifenatate(三氟甲磺酸维兰特罗)组成。Relovair的最大卖点是每日1次用药(Advair是每日两次)。

诺华也有几种慢性阻塞性肺病新药在开发中,包括Seebri Breezhaler,其在欧洲已经注册;在2011年10月,FDA通知诺华提供更多的数据以支持Cuvposa(格隆溴铵)用于慢性阻塞性肺病,诺华预计今年年底提交其上市申请。

2011年7月1日,FDA批准诺华的支气管扩张新药Arcapta Neohaler(茚达特罗吸入粉剂)。

诺华和卫材公司正在共同开发Onbrez(马来酸茚达特罗胶囊粉雾剂)以及NVA-237(格隆溴铵)。另外,诺华还在对QVA-149(马来酸茚达特罗和格隆溴铵固定剂量组合物)进行开发。Ben Weintraub表示:“人们期待更好的吸入剂,这是一个具有非常高障碍的开发活动。如果诺华可以证明格隆溴铵安全有效,且疗效超越已上市的哮喘和慢性阻塞性肺病药物,哪怕是一点点的创新就可能具有更好的市场前景。”